妻子發朋友圈尋找“小三”

時間:2019-09-11 16:12:00作者:史友興 李二朋新聞來源:《方圓》雜志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現年36歲的馮靜雯是江蘇北部某地善良本分的普通家庭婦女,為了整個家庭不被打擾,她發朋友圈請朋友幫忙尋找丈夫孔正杰的“小三”郭雅琴,并貼出了郭雅琴的照片。馮靜雯沒有想到的是,“消失”了的郭雅琴卻在2018年7月16日將她告了,以名譽權和隱私權被侵犯為由,向她索賠5萬元,并要求登報道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丈夫與“小三”私奔外地

  2006年2月,馮靜雯與長自己一歲的孔正杰結婚,婚后夫妻二人共同育有三個小孩。孔正杰是當地一所駕校的教練,收入雖然不錯,但工作較忙,家庭難以顧及。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馮靜雯默默地承擔著所有的家務活及教育兒女、孝敬父母的任務,盡量創造一個溫馨的家,讓孔正杰能好好休息,使他有充足的精力去工作。

  2015年9月份,孔正杰新接手了一個駕駛學習班。班中有一個女學員,名叫郭雅琴,芳齡25歲,長相甜美,身材高挑,相貌出眾,初次相見,孔正杰就暗暗喜歡上了她了。在教學中,孔正杰對郭雅琴處處關照,悉心照顧,很快就贏得了郭雅琴的好感。隨后,兩人就常常相聚,感情也激劇上升。同年12月,孔正杰與郭雅琴興致所致,相約去數百公里之外的著名的旅游景點旅游。晚上,躺在賓館寬松柔軟的大床上,兩個人情難自禁,越過了道德的鴻溝。

  不久,孔正杰和郭雅琴不正常的關系就被孔正杰的妻子馮靜雯發現了。可是,想到膝下的三個兒女,想到家庭不能破裂,馮靜雯最終還是忍了下來,只是私下里在電話中與郭雅琴談了一次,希望郭雅琴能離開孔正杰。馮靜雯的大度和寬容,也觸動了郭雅琴。為了擺脫孔正杰,郭雅琴在過完春節后,向他人借了2萬元,于2016年3月離開了一直生活的城市,來到了江蘇南京謀生。可是,孔正杰卻對郭雅琴著迷了,見郭雅琴突然失蹤,便發瘋似的到處尋找。經多方打聽,得知郭雅琴已到南京市工作,孔正杰便追到南京市,懇求郭雅琴不要離開自己,

  提出兩個人一起到深圳開辦駕駛學校,并承諾郭雅琴無須投資即可以享受公司股東待遇,郭雅琴最終答應了孔正杰的要求。

  2017年3月,郭雅琴發現自己懷孕了,孔正杰卻讓她打掉孩子。傷心之下,郭雅琴向孔正杰正式提出解除雙方的同居關系。

  微信求援妻子被訴

  身心俱疲的郭雅琴返回老家,深圳的一年之行,給郭雅琴的身體、精神上都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她很想找個安靜的地方,一個人獨自慢慢撫平身體和心靈上的創傷。因此,回家休養了兩個多月后,郭雅琴再次與父母不辭而別。從女兒的口中,得知女兒一年來在深圳的遭遇,郭雅琴的父母雖然也恨女兒不爭氣,但見女兒憔悴不堪,又不忍心責備女兒,只希望女兒能盡快從痛苦中走出來。沒有想到,女兒突然又不見了,郭雅琴的父母十分擔心,生怕女兒想不開。于是,郭雅琴的父母到處打聽,苦苦尋找。在找了一個多星期仍然沒有女兒的消息后,郭雅琴父母懷疑孔正杰又將女兒藏起來了,就三番五次去孔正杰的家里吵鬧要求孔正杰歸還女兒,孔正杰根本交不出人來。可是,郭雅琴的父母根本不相信,雙方由此發生糾紛,并驚動了派出所,弄得馮靜雯都不敢回家了。

  要想徹底解決糾紛,只有找出郭雅琴。無奈之下,馮靜雯想到了通過在微信朋友圈上發尋人信息的方法,來尋找郭雅琴。于是,馮靜雯于2017年7月17日在其微信朋友圈發布一條消息,說:“我叫馮靜雯,是一名被小三插足家庭的受害者。在2015年10月份被我發現并證實我老公孔正杰與其學員郭雅琴發生不正當男女關系后,我打電話明確告知郭雅琴,孔正杰已婚并育有三個子女,但兩人均不聽勸告,并變本加厲,孔正杰于2016年3月份拋棄妻子不顧勸阻毅然去了深圳,與郭雅琴姘居,并且在深圳這一年多對家不聞不問,直到今年5月份兩人鬧翻,郭家父母多次到我家來敲門鬧事,稱其女兒不見了,要找人。我作為受害者,本本分分在家上班、帶孩子,從來沒有去找她鬧過,反倒是郭家人三天兩頭帶人到我家來鬧,要求賠償青春損失費、人流營養費15萬元,現在被吵得有家不能回,有冤無處申,就在昨天下午6點40分鄰居告訴我,我家的門又被砸壞了,我真的是忍無可忍了。所以我只能懇求社會力量,找出當事人郭雅琴來解決好這件事。懇求大家轉發找出當事人。”第二天,馮靜雯覺得自己發布該微信言論有些不妥,即刪除了上述信息。

  可是,馮靜雯沒有想到的是,“消失”了的郭雅琴卻在2018年7月16日將她告了,以名譽權和隱私權被侵犯為由,向她索賠5萬元,并要求登報道歉。

  是否侵權自有公論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公民是依法享有名譽權的,而名譽是人們對一個公民或法人的品德、才干及其他素質的綜合的社會評價。本案是因使用微信發表言論所引起的名譽權、隱私權糾紛。本案中,馮靜雯通過微信朋友圈發表的言論是否構成對郭雅琴名譽權及隱私權的侵犯,為本案的爭議焦點。

  首先,馮靜雯的微信言論是否侵犯郭雅琴的名譽權,應從案涉微信言論是否構成侮辱或誹謗、郭雅琴的社會公眾評價有無降低,以及馮靜雯是否存在主觀過錯等方面認定。具體論述如下:

  第一,關于是否構成侮辱、誹謗。首先,馮靜雯于2017年7月17日發表的微信言論內容涉及其家庭受到騷擾及其在派出所報警時的陳述,以上內容均附有照片及報警記錄和公安機關的詢問筆錄。其次,涉案微信言論內容涉及馮靜雯的丈夫孔正杰與郭雅琴之間不正當男女關系,該內容與法院查明的內容相吻合。因此,上述言論不存在捏造事實誹謗郭雅琴的情形。雖然言論中有涉及“小三”等貶義評價,但尚在公眾一般的理解范圍內。

  第二,關于郭雅琴的社會公眾評價有無因案涉微信言論降低。公民的名譽表現為社會公眾評價。郭雅琴的社會公眾評價是否因案涉微信言論而有所降低,是判斷其侵權主張能否成立的另一要件。馮靜雯發表該微信言論后,于第二天即予以刪除,馮靜雯微信朋友圈應有一定的好友看見,但該言論即使產生不良影響也僅僅限于馮靜雯的朋友圈,故影響的范圍有限,影響時間短;郭雅琴并未提出其社會公眾評價受到影響有其他形式的表現并提供證據予以支持,故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據此,郭雅琴主張案涉微信導致其名譽權受損的訴訟請求,缺乏證據予以支持,本院不予支持。

  第三,關于馮靜雯是否存在主觀過錯。如前所述,馮靜雯、通過微信發表的案涉言論,內容不涉及對郭雅琴的侮辱、誹謗,同時也未產生使郭雅琴社會公眾評價降低的損害后果,因而,馮靜雯主觀上是否存在故意或過失也無從談起。

  其次,關于馮靜雯公布郭雅琴照片的行為是否侵犯了郭雅琴的隱私權問題。本案中,馮靜雯在其微信言論中附上郭雅琴的照片,該照片的內容本身是郭雅琴個人寫照,與其本人人格尊嚴并無聯系,且不需采取措施予以特殊保護,并非他人不可見,故該照片不屬于個人隱私。至于發布的照片中含有郭雅琴的身份證信息,但郭雅琴提供的證據截圖顯示的身份信息模糊不清,他人無法通過該照片獲得郭雅琴的身份信息,故也不會侵犯郭雅琴的個人身份信息隱私權。

  綜上所述,郭雅琴主張馮靜雯通過微信發表的案涉言論侵害其名譽權和隱私權,不能成立;郭雅琴據此訴請的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和賠償損失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2018年11月21日,法院依照民事訴訟法第64條第1款的規定,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駁回郭雅琴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郭雅琴不服,提出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今年3月15日,二審法院依照民事訴訟法第170條第1款第1項的規定,作出終審判決,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文中涉案人物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郭榮榮]
  (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更多詳細報道請關注《方圓》最新一期雜志!聯系轉載請添加小編微信【ly157041635】
下一篇文章:幼子被欺后,他掄起了斧頭

網站地圖

新聞中心 專題|直播|訪談|圖解新聞|法律百科|案件檔案館|要聞|國內|社會
圖片頻道 最新圖片|視覺法治|檢察風采|專題策劃|一周最佳圖片
視頻頻道 檢察新聞|今日關注|正義微視|檢察風采|高端訪談|法治影視
評論頻道 雙日集|專欄名錄|正義網語|法眼觀察|每周社評
理論頻道 權威解讀|檢察聚焦|學術觀點|業務探討|學術動態
檢察頻道 高層動態|檢察要聞|刑事檢察|民事檢察|行政檢察|公益訴訟
法治頻道 法治要聞|法治資訊|立法動向|司法關注|執法紀實
輿情頻道 輿情數據|輿情案例|輿情研究|輿情峰會|輿情政策|互聯網+
文化頻道 文化資訊|隨筆雜談|專欄·名家|文化江湖
裝備技術 裝備動態|產品測試|新品超市|行業速遞
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
Copyright © 2019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京ICP備13018232號-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2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2011]0064-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642 2930
網絡違法犯罪
舉報網站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違法和不良
信息舉報中心
12321網絡不良與
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12318全國
文化市場舉報
電信用戶
申訴受理中心
湖北快三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