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52個不知情手機號”出現

時間:2019-10-23 08:38:00作者:王心禾新聞來源:正義網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自己的身份證竟然被悄悄地辦了52個手機號碼。近日,北京市民吳先生在營業廳辦理手機套餐業務時,蒙了,而且還發現這多出來的52個手機號全部處于欠費停機狀態,少的欠幾分錢,多的欠幾百元。在吳先生印象里,身份證幾乎沒離過身,只是偶爾辦一些手續,用到過身份證的復印件。好在,跟運營商交涉后,52個號碼已經在走解綁流程,但因號碼較多,至少三個月才能都辦完。記者發現,網絡手機黑卡號碼交易還存在著(10月21日《北京青年報》)。

  “52個不知情手機號”出現,著實讓一些網友不解,“說好的‘實名制’怎么還這樣啊?”客服人員的解釋是,“以前實名制認證不是很嚴格,可能是那個時候身份信息已泄露。”的確,冒出“52個不知情號碼”,一定是哪兒出了問題,筆者認為,客服的解釋有一定依據,并非敷衍。

  針對“電話黑卡”問題,2013年7月工信部公布了《電話用戶真實身份信息登記規定》(下稱《規定》),正式啟動了“電話號碼實名制”。實事求是地講,這一規章最初執行得并不理想,個別法條的規定也相對簡單。比如,針對“用戶委托他人辦理新號碼”這一情況,《規定》(第6條、第9條)設計的程序是“電信業務經營者應當要求受托人出示用戶和受托人的有效證件,并提供用戶和受托人的真實身份信息”“電信業務經營者應當同時查驗受托人的證件并登記受托人的證件類別及其所記載的姓名(名稱)、號碼、住址信息。……電信業務經營者復印用戶身份證件的,應當在復印件上注明電信業務經營者名稱、復印目的和日期”。也就是說,僅僅是留存雙方的身份證件信息,沒有考慮要對委托意愿進行實質性核實;考慮到身份證掛失信息尚未實現與電信部門共享,如此,即便有人持他人身份證到營業廳假借“被委托”名義辦理手機號,只要手里拿的是一張真的身份證,就沒有辦法有效阻截“黑卡”的辦理,也就無法打擊“黑卡”市場。

  對此,《規定》實施三年后,2016年11月工信部發布了《關于進一步防范和打擊通訊信息詐騙工作的實施意見》,補充了辦理要求,即對新注冊用戶,除了核查證件,還需“現場拍攝和留存辦理用戶照片”。這一規定雖然沒有直接對委托意愿作出核實要求,但通過增加辦卡人的誠信比重,并有“從證據上鎖定潛在冒用者”的威懾力,可能就能打消不少潛在冒用者的念頭,這就有利于從源頭上減少“黑卡”出現。加之,工信部2015年開展了一整年“黑卡”專項整治行動,2016年兩度明確“不實名認證將被停機”的時間點,讓市面上繼續“服役”的“電話黑卡”進一步減少。

  所以,吳先生發現的“處于欠費停機狀態”的“52個不知情手機號”,有可能是“實名制”由松到緊后的一個結果。但這不意味著對網售“電話黑卡”要繼續縱容。對此,有關職能部門有責任同電信部門一起,加強監管和追責,來徹底截斷“黑卡”“生路”。

  另外,從侵權責任法歸責原則看,不知情號碼產生的欠費不該由身份證主人來承擔,而解綁工作,電信業務經營者有必要開啟專門渠道,盡可能提供快捷、高效的解憂服務。

[責任編輯:賈瀟] 下一篇文章:[北京青年報]法定婚齡暫不做調整彰顯立法理性

網站地圖

新聞中心 專題|直播|訪談|圖解新聞|法律百科|案件檔案館|要聞|國內|社會
圖片頻道 最新圖片|視覺法治|檢察風采|專題策劃|一周最佳圖片
視頻頻道 檢察新聞|今日關注|正義微視|檢察風采|高端訪談|法治影視
評論頻道 雙日集|專欄名錄|正義網語|法眼觀察|每周社評
理論頻道 權威解讀|檢察聚焦|學術觀點|業務探討|學術動態
檢察頻道 高層動態|檢察要聞|刑事檢察|民事檢察|行政檢察|公益訴訟
法治頻道 法治要聞|法治資訊|立法動向|司法關注|執法紀實
輿情頻道 輿情數據|輿情案例|輿情研究|輿情峰會|輿情政策|互聯網+
文化頻道 文化資訊|隨筆雜談|專欄·名家|文化江湖
裝備技術 裝備動態|產品測試|新品超市|行業速遞
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
Copyright © 2019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京ICP備13018232號-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2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2011]0064-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642 2930
網絡違法犯罪
舉報網站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違法和不良
信息舉報中心
12321網絡不良與
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12318全國
文化市場舉報
電信用戶
申訴受理中心
湖北快三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