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眾事件談“網絡暴力”

時間:2019-10-25 09:44:00作者:唐興華新聞來源:正義網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近日,25歲的韓國女星崔雪莉因故身亡,引起輿論界一片嘩然。她究竟因何而死,這有待警方的進一步核查。但不容忽視的是,崔雪莉的離世與生前曾遭遇過的嚴重“網絡暴力”不無關系,一些暴力言辭給她帶來嚴重的精神創傷,是她走向悲觀的重要原因。

  在規范表達的層面,“網絡暴力”并無一個準確的說法。作為生活用語,網絡暴力主要是指通過網絡發起的、針對特定主體的,具有嚴重侮辱、誹謗、煽動性、人身攻擊性的言辭、圖片、視頻等。

  結合近年來的事例,我們可以看到,“網絡暴力”嚴重侵害了他人的人格權益。特別是在“法不責眾”觀念的影響下,侵權人數眾多,受害人很難通過個案進行有效維權。因此,“網絡暴力”成為危害互聯網輿論環境健康發展的“毒瘤”。

  雖然,“網絡暴力”一般針對的是公眾人物;雖然,公眾人物相比于普通大眾,要負擔更多的容忍義務。但是,如果這種批評上升到嚴重侮辱人格的程度,或者這種批評已經成為超出正當范圍的無端指責,就可能成為 “網絡暴力”。

  比如,對于此前發生的諸如范冰冰等明星的稅務問題,就事說事,就事件本身作出的評論,這是屬于正常的言論自由的范圍,但一些因此而“衍生”出來的“小道消息”、或者是一些充滿著侮辱、敵對之類的言論,這顯然就超出了自由的范圍,這樣的“網絡暴力”侵犯了人身權利,是超出了合理批評的限度,然而不幸的是,這樣的言論并不少見,特別是借由時興的自媒體,影響十分惡劣,給公眾人物造成諸多困擾。

  我們注意到,一些普通個體,沒有明星的光環,也會因為偶然事件而走入公共視野。比如,“教科書式老賴”黃淑芬。在法理的層面,普通個體,因為自己的行為失當,造成一個負面評價,也有著一定的容忍義務去接受公眾的批評。但即便如此,我們應該給予其走出標簽的機會和權利,不能因此就剝奪她的權利,因此,批評與否定應該是適度的。

  很不幸的是,現實中,不少沖突矛盾在焦灼的“網絡暴力”中走向社會的對立面,“網絡暴力”的泛濫,與我們社會心態不成熟有關,也與我們對“網絡暴力”規則管制不健全密切相關。

  如今,我們看到,一些互聯網企業已經開始嘗試對“網絡暴力”言辭進行識別,并且開啟了“拉黑”、“禁言”等功能。平臺管制的一小步,卻是對”網絡暴力”進行宣戰的一大步。相信在不久的未來,更多規范有效的監管規范會出臺,而“網絡暴力”就此得到遏制。但是關鍵還在于網民個人。

  做一棵會思考的蘆葦。以更加理性的視角、更加平和的態度,發出更加理性,更加充滿人性光輝的評論,去面對互聯網上那些我們素昧平生的個體。批判得體、評論適當,這樣,我們的網絡才會清新,也正因此,每個網民都會從中得到健康的發展,愿“網絡暴力”的早日離開。

[責任編輯:賈瀟] 下一篇文章:[北京青年報]對騎車“低頭族”嚴管才是厚愛

網站地圖

新聞中心 專題|直播|訪談|圖解新聞|法律百科|案件檔案館|要聞|國內|社會
圖片頻道 最新圖片|視覺法治|檢察風采|專題策劃|一周最佳圖片
視頻頻道 檢察新聞|今日關注|正義微視|檢察風采|高端訪談|法治影視
評論頻道 雙日集|專欄名錄|正義網語|法眼觀察|每周社評
理論頻道 權威解讀|檢察聚焦|學術觀點|業務探討|學術動態
檢察頻道 高層動態|檢察要聞|刑事檢察|民事檢察|行政檢察|公益訴訟
法治頻道 法治要聞|法治資訊|立法動向|司法關注|執法紀實
輿情頻道 輿情數據|輿情案例|輿情研究|輿情峰會|輿情政策|互聯網+
文化頻道 文化資訊|隨筆雜談|專欄·名家|文化江湖
裝備技術 裝備動態|產品測試|新品超市|行業速遞
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
Copyright © 2019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京ICP備13018232號-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2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2011]0064-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642 2930
網絡違法犯罪
舉報網站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違法和不良
信息舉報中心
12321網絡不良與
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12318全國
文化市場舉報
電信用戶
申訴受理中心
湖北快三最新预测